中國武術由剛到柔的背景探討與現況發展

人類文化都是為了解決問題以滿足需求而產生,本文將以此為前提,探討中國武術的發展。

武術(以及所有文化)要解決的是生存問題,要滿足的是生活需求,其採用的手段有積極與消極兩種。

積極的手段產生侵略的攻勢行為,消極的手段或是被侵略者則採取防禦的守勢行為。

有人認為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較具侵略性,安土重遷的農耕民族比較趨於保守,這也是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的基本差異。

中華民族以農立國超過三千年,在此背景下產生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國防、哲學、倫理、藝術等等的發展,大概都具有保守的特質。

【中國武術的戰略想定】

在這個前提之下,中國武術的「戰略想定」是防禦性的守勢武術,其目的是抵抗侵略,保護世代相傳的土地與生活方式。

防禦者面臨的問題在於,主動權掌握在攻擊者手中,防禦者在無法預期交戰的時間、地點之前提下,最好的方法是寓備戰於生活之中,所以中國歷史上有「寓兵於農」的做法,而國家邊防地區則採取「屯兵」制度,不能沒完沒了的「整兵備戰」。

相對於「防禦性備戰」,攻擊者可以選擇攻擊的時間、地點與方式,所以其備戰可以事先設定目標,然後依據目標的需要,從事有效率、有方向的訓練、整備。

比方現代女性擔心受到侵害而去學「女子防身術」,在危機意識下勉強學了三個月或一年,走夜路時信心滿滿,但是日復一日,想像的危險並未發生,所學的防身術已拋諸腦後,兩三年後,甚至十年後的某一天,歹徒突然出現,她則完全無法保護自己。

所以,如果她真的有防身自衛的危機意識,就應該把練習變成興趣,變成生活的一部份,一但發生狀況,才有可能學以致用,短期的密集訓練並不適合她的需要。

歷代的中國人民面臨著相同的問題,一代一代、一天一天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們知道看似太平的日子,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危機,村落間的爭奪資源、種姓間的長期恩怨、神出鬼沒的土匪響馬、到處流串的散兵遊勇,在那個法律不彰、弱肉強食的時代,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,「武術」就成為一個選項,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項活動。

武術家本身也要解決「防禦者」隨時備戰的問題,敵人不知會於何時、何地、以何種方式攻擊?

年輕力壯時的應變能力,年老體衰時是否仍然管用?

而攻擊者往往在我們最弱的時候出現。

【由守勢戰略產生的柔性戰術】

老子說:「飄風不終朝,暴雨不終日」,攻擊者大多採取「飆風暴雨」的方式,這種方式必然具備極大的能量作為後盾。

例如現代準備出賽的選手,可以根據比賽日期推算需要的訓練期與訓練方式,把自己調整到剛好在「高峰期」出賽。

防禦者就沒有這麼幸運了,他不能一直保持在「高峰期」,他必須維持一個「平穩期」才能正常生活,而這個平穩期所具備的能量,一定不如在「高峰期」有備而來的敵人。

怎麼辦?

孫子兵法說:「兵者,詭道也。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遠,遠而示之近。利而誘之,亂而取之,實而備之,強而避之,怒而撓之,卑而驕之,佚而勞之,親而離之,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勝,不可先傳也。

凡戰者,以正合,以奇勝。

戰勢不過奇正,奇正之變,不可勝窮之也。奇正相生,如環之無端,孰能窮之?

夫兵形象水,水之形避高而趨下,兵之形,避實而擊虛,

故善用兵者,避其銳氣,擊其惰歸,此治氣者也。

以治待亂,以靜待嘩,此治心者也。

以近待遠,以佚待勞,以飽待飢,此治力者也。

無邀正正之旗,無擊堂堂之陣,此治變者也。」

由於守勢作戰可能遭遇「以弱敵強,以小對大」的情況,所以必須捨棄「正面衝突、以強制強」的方法,改而採取機智的、迂迴的、以靜制動、以近待遠、以逸待勞、避實擊虛的策略因應。

這是中國武術「由剛入柔,由力入智」的肇因,中國武術也由此發展出自己的特色。

孫子知道,因為戰爭而結仇,就算是贏了,將來也要付出更大的代價,所以他主張:「凡用兵之法,全國為上,破國次之﹔全軍為上,破軍次之﹔全旅為上,破旅次之﹔全卒為上,破卒次之﹔全伍為上,破伍次之。是故百戰百勝,非善之善也﹔不戰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」

中國武術大師們也知道這個道理,所以就算是防身自衛,抵禦攻擊,也強調「殺人容易傷人難,傷人容易擒人難,擒人容易服人難。」,並因此發展出許多「和平」的攻防技法,這是中國武術最高深、最難學習的部份,也是中國武術的一大特色。

【由柔性戰術產生的柔性戰技】

基於以上的需求,武術家有幾個問題要解決:

一、什麼力量不會隨年歲的增長而減弱?

虎背熊腰在年輕力壯時固然好用,但是過了中年將一發不可收拾的鬆弛無力,看一下阿諾史瓦辛格或席維斯史特龍中年以後的照片就知道了。

武術家發現力量其實來自於「筋」的彈性,於是他們設法把肌肉的能量移轉到筋,而局部的筋太短,力量有限,於是他們設法把全身相關的筋連結成一個系統,以產生足夠的力量,因此而有「易筋」(撐筋拔骨)以及「整勁」的觀念和練法。

二、如何練筋?

只有放鬆,使肌肉延展到一個程度,肢體的動作才會與筋發生關係,也就是說,肌肉收縮,筋就鬆塌,肌肉伸展,筋才有機會緊繃,中國武術「鬆」的要求因此而起。

三、如何養筋?

長肉容易長筋難,強化肌肉可以在短期之內效果顯著,要強化位於肌肉深層的筋,卻要文火慢燉,這個火就是血液,筋要靠血液的溫度來軟化並施予營養,否則既難鍛鍊,又容易受傷,如果肌肉運動獲得太多的血液供給,筋所分配到的血液就相對減少,筋的溫度不足就容易硬化。

血液的催動要靠「氣」,「氣」的催動要靠「呼吸」,於是大部分的中國武術都很重視呼吸的訓練,更重視「氣」的培養和運用。

四、「勁」從何來?

所謂「筋脈系統」是由韌帶、肌腱、肌膜組成的一個動態系統,這些組織因為不同的運動方向而產生不同的組合,但簡單的講,「筋脈系統」就是把每個關節串連起來的系統。

要把這些組織串連起來,除了放鬆肌肉之外,還要能放鬆關節,延展關節,這種「拔骨撐筋」的鍛鍊也是中國武術的特色,其他文化固然也有拉筋柔身的練法,但大多偏重在增加「柔軟度」,「拔骨撐筋」的訓練重點卻是在於關節的開闔度所產生的「彈性」。

筋的彈性是產生「勁力」的先決條件,而勁力的強度則決定於所能統合、連結筋的長度以及協調性,這就要研究「整合」的問題。

五、「整」從何來?

「整合」的目的是「集小力為大力」,使施為者能用最少的消耗產生最大的力量。

其所要整合的對象,在肢體而言是手三關(肩、肘、腕)、腿三關(胯、膝、踝)和體三關(頸、腰、尾),在動作而言則產生「內三合」(心與意合、意與氣合、氣與力合)與「外三合」(手與足合、肘與膝合、肩與胯合)的「六合」要領。

「外三合」的要求使武術宗師發展出豐富的「姿勢範本」(招式與套路)以訓練學者靜態與動態的協調能力。

「內三合」的要求使得武術宗師必須從中國哲學、醫學、道學中汲取營養,從而促成中國武術產生「本質」的變化。

「六合」的要求增加了中國武術的深度和難度,為了達成內與外、身與心的統合與協調,為了能用最少的消耗獲得最大的效益,為了能在最短時間擊退敵人,許多門派各自發展出練筋、練氣、練心、練意的獨特法門,中國武術也從此脫離單一的「搏擊」功能,而具備「博大精深」的內涵,邁入「細膩精緻」的階段。

【中國武術精緻之後…】

「細膩化」與「精緻化」是一種文化或一門技藝長期發展的必然過程,所以其成果也自然代表人類文化的結晶,我們在任何歷史悠久的文明中,都可以看到從生活器皿以至於藝術文物精緻化的實例。

然而,「精緻化」往往與「普及化」對立,也就是說「精緻化」是經由長時間的學習、鍛鍊才能達到的境界,而人們也要經由一定的學習,才能具備欣賞的能力。

中國武術正是如此,許多現代人對中國武術的崇拜景仰,是基於聽聞過去一些武術大師的飛簷走壁、刀槍不入、隔山打牛、以少勝多、 以老擊少、 以柔克剛、百戰無敵等等特殊事蹟,等到自己站幾天馬步,或尋師訪友之後,才發現「修道者多如牛毛,得道者鳳毛麟角」,失望之餘,就全盤否定中國武術,或是拿那些奇功異能來要求所有的練習者,殊不知,即使在過去,那些能力也只是屬於少數人物,並非任何人都唾手可得。

中國武術進入到「內三合」的階段時,已經是「慢工出細活」的工夫了,力(勁)、氣、意、心這四個東西,每一樣都有漫長細膩的培養、鍛鍊、運用的過程,其最後的整合更是「身心合一」的大工程,沒有大決心、大毅力、大犧牲、大投資,豈能奢望成功?

然而,中國武術的這種內涵與趣味,在面對當今世界其他武術或「競賽武術」時,就顯得格格不入了,因為,其他的世界武術大多是「攻擊性」的,其戰略、戰術、戰技的想定以及對身心的要求都不相同,對「內三合」的要求或是沒有,或是不夠深入,因此,他們不需要也不耐煩「文火慢燉」,他們仍然是「單一功能」的武術,他們不了解也不接受中國武術這種「多功能」的特質。

【中國武術愛好者如何自處?】

方式一:融入世界,爭取地位

中國大陸的官方做法是其代表,他們為了讓中國武術進入世界舞台,於是依照亞、奧運的遊戲規則,改造中國武術,排除所有不能比賽的內容,強化或增加利於比賽的動作,制定了官方的「競賽武術」。

優點:使中國武術成為正式的國際運動項目(雖經多年努力,仍未被奧委會接受),提升中國武術的運動地位。

缺點:使中國武術空留皮毛而喪失精髓,一個沒有中國內涵與特色的「中國武術」,已經失去了與世界比肩而立的特殊價值。

方式二:參加競賽,證明存在

這與【方式一】差不多,只是參加的是「格鬥比賽」,證明中國武術以及比賽選手本身具有和世界其他武術對抗的能力。

優點:強調發揮中國武術打鬥的功能,專注於「戰技」的研究。

缺點:為了速成,不能進行「內三合」以及許多細膩肢體的訓練,最終還是要用「肌肉」強度一決勝負,仍然失去了中國武術的精髓與獨特性。

方式三:自我定位,另開新局。

認清楚前述中國武術的發展歷程與特殊成就,肯定自我,逐步推展中國武術的內涵與價值。

優點:保留中國武術的細膩與精緻,保護這項人類文化的結晶。

缺點:必須為中國武術尋求新的歸類與定位,在非左非右,既左既右之間尋找出路,必須在主流價值之下建立自己的價值,有志者必須擔任傳承與開拓的雙重角色。

每個熱愛中國武術的人都明白中國武術的時代困境,每個人也在其認知和能力下設法突破,各種方法中有相輔相成的,也有相背相剋的,無論如何,都有相互參考的價值,本文的目的不在討論變革的方法,而只是說明「中國武術的特殊性」,提供熱愛中國武術的朋友參考,希望對於中國武術的認知和延續有所幫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/3/18
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